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八卦 >

美国猛女:拿下首盘后哭了 受伤时很痛很抑郁

原标题:美国猛女:拿下首盘后哭了 受伤时很痛很抑郁


范德维格

范德维格

  美国,加州,圣何塞 - 在因伤缺阵十个月之后,前TOP10球员范德维终于重返赛场。圣何塞站首轮,她以6-2 6-4淘汰布兹科娃,用一场完胜宣告了自己的回归。

  美国人的现世界排名是第636位,保护排名是第100位。她没有浪费圣何塞站外卡的机会,在复出首秀中轰出21记制胜分,凭借稳扎稳打的表现取得近14个月以来的首场单打胜利。虽然范德维昨日表现得游刃有余,但她赛后坦承,自己全场都在和紧张的情绪作斗争。

  “拿下第一盘之后我哭了,”范德维说道,“我在发球胜盘局里有些紧张,感觉像是我忘了该怎么打一样,毕竟我已经很久没有比赛了。”

  “我真的特别激动,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开局。能上场打球我就已经很开心了,但打出一场精彩的对决,并且取得最后的胜利,这些无疑是锦上添花。”

  两届大满贯四强上一次在单打赛场赢球还要追溯到2018年斯海尔托亨博斯站。她在两周后的温网首轮比赛中不慎扭伤了脚踝,这一意外随即引发了一连串严重的后果:除了遭遇单打连败,美国姑娘几个月过后一度无法行走,最终被确诊为复合性局部疼痛综合征(Complex Regional Pain Syndromes)。

  以下是WTA Insider与范德维的专访内容:

  WTA Insider:我们了解的是,你在去年七月温网期间扭伤了脚踝,网上娱乐,但能不能具体谈谈伤情是如何加重的呢?这导致你今年一直没参加比赛。

  范德维:脚踝受伤是在去年温网,那阵子我一直带伤打球,青春娱乐网,但也熬了过来。其实休赛期之前我感觉还是挺不错的,那时候没有加重的迹象。

  我年底要去夏威夷打一站表演赛,比赛前一天我觉得自己的脚趾头肿了,好像是大脚趾被拉伤了一样。打完那场比赛之后,我第二天就只能瘸着走了。我三天后要去新西兰,所以我的教练(帕特·卡什)就说干脆放一天的假。

  我去了海滩,好好放松了一下,第二天我几乎都走不了路。我睡了一觉,下午才醒,然后发现自己走不了了,根本下不了床。我给妈妈打电话,和她说我的脚好像是骨折了。那时真的是太疼了,我没办法拿床单盖住自己的脚。她说那你就回家吧。

  所以我在圣诞节当天进了急诊室,医生查不出任何毛病。没有骨折,什么都没有。我当时做不了核磁共振之类的检查,因为那天是圣诞节,很多设备都关了,于是我只能干等着。我的脚肿得像个馒头一样,我不知道除了骨折之外还有什么解释。它莫名其妙就肿了,根本碰不了,没办法用床单盖着,也没办法穿袜子穿鞋。

  总而言之,后来我被确诊为CRPS,也就是复合性局部疼痛综合征(Complex Regional Pain Syndromes)。这种病和神经系统有关系,是神经的超敏反应。除此之外,还有两处小小的骨折。

  首先需要降低神经的敏感度,然后再处理那两个骨折的地方。但是我不能随心所欲活动这只脚,如果万不得已要做手术的话,可能会有什么并发症。我不能像之前那样缠着绷带,不能勒着它。

  CRPS可能持续两年,但情况也因人而异。我之前在吃阻滞剂止疼,我觉得任何人都会受不了那种程度的疼痛。像是你的脚在睡觉,然后你踢到了什么东西,接着就触电了一样。如果我的脚垂下来太久,我还会感到恶心。 

  我基本上总是在睡觉,整个人都抑郁了。我没事儿就会到Netflix上面看看有什么更新,这段时间总是泡在电视跟前。后来我终于有了一辆小型摩托车,可以到处逛逛。但除此之外,我必须拄着拐杖,没办法自己做饭、洗澡,需要妈妈帮我干各种事情。 

  这一切都太突然了,我非常震惊。

  WTA Insider:有些伤愈复出的选手会用全新的视角来看待事物,有些会抱着一种因祸得福的心态,还有些球员表示伤病实在是太可怕了。你属于哪一类呢?

  范德维:这才不是什么因祸得福呢,只有无穷无尽的疼痛,还有精神上的折磨。这实在是太疯狂了,我之前好好地打着比赛,两天后走都走不了,觉得可能会疼一辈子。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正常走路,因为那时候完全是被自己身体支配。

  治疗的过程也很疼,医生会把不同的东西放到我的脚上,因为神经特别敏感,感觉就像是踩在火坑里一样,或者是谁在拿针扎我的脚。整个过程太无聊了,而且看上去很愚蠢。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腿部肌肉慢慢萎缩,现在必须重新练起来。现在我要学习如何跑动,如何平衡身体。

  最大的问题是我失去了空间感,因为我太久没用过这只脚了。有时候我会踩空,或是发生类似的情况,但这很正常。这段日子真的失控了。

  WTA Insider:你最低落的时刻是什么?

发布日期:2019-08-08 05:16 作者:娱乐八卦网 标签: 复出 范德维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