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演唱会 >

想赚钱成为“城里人” 他去当了房产中介

原标题:想赚钱成为“城里人” 他去当了房产中介


我想毛杰不是第一个来到城市里追梦的青年,也不是唯一一个被现实打败的。

故事练习生习作

第 6 篇

-1-

我第一次见到毛杰,是在一个酷热难当的夏日午后。

作为买房人,我提前10分钟到达了约定地点,却等了20分钟才看见他气喘吁吁地从远处跑过来:“对不起啊,夏姐,让您久等了。”

我虽对他的迟到颇为不满,可见他在近40度的高温天,还穿着笔挺的衬衫长裤,满头的汗珠不停滚落,倒也不忍心责备。

从2013年第一次买房,到后来卖房再买,前前后后我接触过的中介不下50人。他们大多数巧舌如簧,为了从我这里争取一点利润,甚至不惜设下各种套路。若非这次实在着急置换,我真是懒得在大热天还和中介周旋。

可毛杰似乎并不着急向我推销房子,在简单地跟我说了今天要带看的房源后,就陷入了沉默。这倒勾起了我的好奇。

“小伙子,你好像话很少,才做这一行的?”

“嘿嘿,让姐见笑了,我去年6月份才毕业的,确实入行不久。不过您放心,您有看中的房源,我会让我师傅带您操作后续流程。”他略有些羞涩地拉了拉衣角,似乎怕我看穿他并不专业。

“你还有师傅呢?”

“是啊,做我们这行,就讲究老带新,没人带是做不起来的。来,姐,今天的第一套房源到了。”毛杰似乎不太愿意和我聊太多工作上的事,紧赶着换了话题。

我也没再追问,第一次在没有中介喋喋不休地介绍中,娱乐圈外挂光环,看完了六套房源。

虽然那次看的房子没有一套中意的,可毛杰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我就势问能不能采访他,却得到了他的婉拒:“我也就是个普通人,没啥好写的。姐,那先这么说,我有事先忙了。”

-2-

不久之后,毛杰却主动找到了我,并在电话里就开始了讨价还价:“姐,上回你说要采访我,是不是真的?”

“是呀,你有兴趣?我这边可以给你提供一点茶水费。”

“谈钱就见外了不是?”毛杰讪笑着,“是这样,我这个月业绩呢,有点吃力,你看能不能带两个人来我的门店看房,不需要真的买,只要在我名下做个购房登记就可以。完了我配合你做采访,怎么样?”

我听了倒觉得十分公平,当下就约好周末带几个朋友去他的门店。

“要分头行动哦,不能被看出来是约好的。”毛杰不放心地叮嘱道,我笑着说没问题。

再见到毛杰,他比几个月前晒黑了许多,整个人状态也不再像初见时那般青涩。

我刚迈进门店,他就娴熟地招呼道:“夏姐,夏姐,您又来啦。这边给您准备了几套意向房源,您看看。”

我装作很感兴趣地拿起他递过来的iPad,随手挑了几套,示意他带我去看房。他利索地和店长报备后,就去和同事交接房源钥匙。

我趁机打量了一下他所在的门店。店面很小,进门就是一字排开的柜台,上头摆了几台电脑,有人实时更新维护着房源。柜台旁边是个透明的玻璃茶几,随意摆了几张凳子,供来人歇息。可店里的客户远远少于员工,很明显,最近的房市并不景气。

“夏姐,咱们走。”拿上了钥匙的毛杰,招呼我出门。我跟着他走出门店,刚没走多远,他就笑着问我要采访哪些内容?也就此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。

-3-

“我是上海大学建筑系毕业的。”毛杰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惊到了我。

“你也会惊讶为什么我没从事本专业,而是来干中介吧。大多数人对中介都有误解,觉得是不是没文化,找不到工作,才来做这个的。”毛杰敏锐地捕捉到了我的表情,有些自嘲般地解释起了他做中介的原因,“还不是为了多赚钱呗。我们建筑系刚毕业,都要去工地待着,一个月2000出头,得熬个几年,才有希望涨工资。可我等不了那么久。”

“你很缺钱吗?家庭原因?”我试着从常理去分析一个年轻人迫不及待想要赚钱的理由,可没想到他的回答却出乎我的意料。

原来毛杰虽然出生于山西一个小县城,可是他的家庭条件,在当地算中等偏上。父母都在国企上班,早些年分了房子,后来又买了一套,留给儿子结婚。只不过那个县城实在闭塞,整个县城由两条大路交叉而成,交叠的地方,就是他们县城最繁华的中心地带。

毛杰在没有读大学前,从来没有为钱发愁过,毕竟在那小县城里,能花钱的地方也不多。他最奢侈的一次消费,就是给自己买了双300块钱的球鞋。至今提起那双鞋,毛杰的眼睛里还是闪过一丝兴奋的光。

可很快又黯淡了。

在去了上海读大学以后,他才真正见识到了城市的繁华。被他视若珍宝的那双球鞋,在同学口中变成了“山寨货”。有一次,他的室友排队一整天,去抢购了一双7000多块的限量版球鞋,这对他的打击非常大。

“那时我就暗自发誓,毕业了我一定要多赚钱,成为城里人。”毛杰如是说。

-4-

可如今在大城市安家的成本节节攀升,光是房子一项就足够打倒大部分人了。

发布日期:2019-07-08 19:28 作者:娱乐八卦网 标签: